布衣疏食是什么意思,布衣蔬食翻译

tamoadmin 19 0
  1. 刘善明平原人文言文翻译
  2. 朱晖守信传文言文翻译
  3. 协少清介有志操

1. 描写人的穿着的四字词语

衣冠楚楚、花枝招展、珠围翠绕、珠光宝气、峨冠博带

一、衣冠楚楚 [ yī guān chǔ chǔ ]

解释:楚楚:鲜明、整洁的样子。衣帽穿戴得很整齐,很漂亮。

布衣疏食是什么意思,布衣蔬食翻译
(图片来源网络,侵删)

出自:周 孔子编订《诗经·曹风·蜉蝣》:“蜉蝣之羽,衣裳楚楚。”

译文:蜉蝣羽翼薄又亮,像你衣服真漂亮

布衣疏食是什么意思,布衣蔬食翻译
(图片来源网络,侵删)

二、花枝招展 [ huā zhī zhāo zhǎn ]

解释:招展:迎风摆动的样子。形容打扮得十分艳丽。

出自:清·曹雪芹《红楼梦》第六十二回:“袭人等捧过茶来,才吃了一口,平儿也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来了。”

布衣疏食是什么意思,布衣蔬食翻译
(图片来源网络,侵删)

三、珠围翠绕 [ zhū wéi cuì rào ]

解释:珠:珍珠;翠:翡翠。形容妇女妆饰华丽。也形容富贵人家随侍的女子众多。

出自:元·王子一《误入桃源》第四折:“依旧有翠绕珠围。”

译文:依旧有翠绕珠包围。

四、珠光宝气 [ zhū guāng bǎo qì ]

解释:珠、宝:指首饰;光、气:形容闪耀着光彩。旧时形容妇女服饰华贵富丽,闪耀着珍宝的光色。

出自:鲁迅《准风月谈·难得糊涂》:“这光芒要是只在字和词,那就象古墓里的贵妇人似的,满身都是珠光宝气了。”

五、峨冠博带 [ é guān bó dài ]

解释:峨:高;博:阔。高帽子和阔衣带。古代士大夫的装束。

出自:元·关汉卿《谢天香》第一折:“必定是峨冠博带一个名士大夫。”

译文:高帽子和阔衣带一定是一个名士大夫。

2. 关于衣着的 四字成语有什么

不修边幅:边幅:布帛的边缘,比喻人的衣着、仪表。原形容随随便便,不拘小节。后形容不注意衣着或容貌的整洁。

布衣芒屏:芒屏:草鞋。穿布衣,和草鞋。古代平民的衣着。指平民百姓

穿红着绿:形容衣着鲜艳华丽。

衮衣绣裳:古代天子祭祀时所穿的绣有龙的礼服,形容衣着华丽奢华。

华冠丽服:冠:帽子。形容衣着华丽。

黄冠草服:粗劣的衣着。借指平民百姓。有时指草野高逸。

黄冠草履:粗劣的衣着。借指平民百姓。有时指草野高逸。同“黄冠草服”。

黄冠野服:粗劣的衣着。借指平民百姓。有时指草野高逸。同“黄冠草服”。

解衣磐礴:解衣:解开衣服;磐礴:坐地时两腿张开。形容衣着随便,举止不拘礼节

乱头粗服:头发蓬乱,衣着随便。形容不爱修饰。

芒屩布衣:屩:麻草鞋。穿着草鞋和粗布衣服。形容衣着朴素。

纳屦踵决:纳:穿;屦:鞋;踵:脚后跟;决:破裂。穿上鞋子,破了后跟。形容衣着褴褛。

披裘带索:形容衣着粗陋。

西装革履:身穿西装,脚穿皮鞋。形容衣着入时。

衣不兼***:衣服不全是彩色的。比喻衣着朴素。

衣不兼彩:衣服不全是彩色的。比喻衣着朴素。

衣不完***:衣服不全是彩色的。比喻衣着朴素。

衣不曳地:曳:拖。衣衫短小,不拖在地上。比喻衣着朴素。

衣不择***:衣服不选择彩色的。比喻衣着朴素。

衣不重***:重:重叠;彩:通“彩”。 *** 多件色彩鲜艳的衣服。形容衣着朴素。

衣不重彩:衣服不全是彩色的。比喻衣着朴素。

衣无二彩:身上没有第二件彩衣。形容衣着朴素。

3. 描写衣着的词语,形容人衣着的四字词语成语

衣不重彩:yī bù chóng cǎi,衣服不全是彩色的。比喻衣着朴素作谓语、定语;比喻衣着朴素。

穿红着绿:chuān hóng zhuó lǜ,形容衣着鲜艳华丽。作谓语;形容衣着鲜艳华丽。

衣不兼彩:yī bù jiān cǎi,衣服不全是彩色的。比喻衣着朴素作谓语、定语;比喻衣着朴素。

衣不兼***:yī bù jiān cǎi,衣服不全是彩色的。比喻衣着朴素作谓语、定语;比喻衣着朴素。

衣不重***:yī bù chóng cǎi,重:重叠;彩:通“彩”。 *** 多件色彩鲜艳的衣服。形容衣着朴素。作谓语、定语;比喻衣着朴素。

衣不完***:yī bù wán cǎi,衣服不全是彩色的。比喻衣着朴素。作谓语、定语;比喻衣着朴素。

和衣而卧:hé yī ér wò,和:连着;卧:躺下。穿着衣服躺下睡觉。作谓语、宾语、状语;指穿着衣服睡觉。

不修边幅:bù xiū biān fú,边幅:布帛的边缘,比喻人的衣着、仪表。原形容随随便便,不拘小节。后形容不注意衣着或容貌的整洁。作谓语、定语;形容人不注意仪容、衣着。

和衣而睡:hé yī ér shuì,和:连着。穿着衣服睡觉。作谓语、宾语、状语;指穿着衣服睡觉。

4. 描写人物衣着的四字词语

衣锦夜行、衣绣昼行、穿金戴银、珠光宝气、雍容华贵、鹑衣百结、布衣蔬食、粗服乱头、峨冠博带、锦衣玉食、衣不蔽体、马革裹尸、美如冠玉、蓬头垢面、袍笏登场、被褐怀玉、被发缨冠、奇装异服、轻裘肥马、囚首垢面、弱不胜衣、珠围翠绕、遍身罗绮、长衣短靠、轻裘缓带、粗布短衣、绫罗绸缎、长衫马褂、破帽遮颜白衣公卿 白衣卿相 白衣秀士 褒衣博带 褒衣危冠 布衣黔首 布衣蔬食 布衣韦带 彩衣娱亲 乘肥衣轻 鹑衣百结 粗衣淡饭 粗衣粝食 颠倒衣裳 短衣匹马 恶衣恶食 恶衣粝食 菲食薄衣 褐衣不完 褐衣蔬食 解衣卸甲 锦衣玉食 粝食粗衣 绿衣黄里 绿衣使者 靡衣偷食 鲜衣美食 宵衣旰食 腰金衣紫 衣被群生 衣钵相传 衣不蔽体 衣不解带 衣不完*** 衣单食薄 衣冠楚楚 衣冠禽兽 衣冠枭獍 衣锦还乡 衣锦荣归 衣锦夜行 衣轻乘肥 衣衫蓝缕 衣裳之会 衣香鬓影 衣绣昼行 赭衣塞路 朱衣点头 朱衣使者 椎髻布衣如果满意望***纳。

5. 形容衣服的四字成语

西装革履、衣衫褴褛、鹑衣百结、衣不蔽体、锦衣玉食。

一、西装革履

释义:身穿西装,脚穿皮鞋。形容衣着入时。

出自:《澹定集<;善闇室纪年>;摘抄》:“这位‘管乐’西服革履,趾高气扬。后来忽然低头丧气起来。”

朝代:现代

作者:孙犁

示例:别看他西装革履,温文尔雅,其实是个衣冠禽兽。

二、衣衫褴褛

释义:衣服破破烂烂(褴褛:破烂)。

出自:《左传 宣公十二年》:“训之以若敖,蚡冒,筚路蓝缕以启山林。”

朝代:先秦

作者:左丘明

翻译:训练他们用若敖,蚡冒,单路蓝线以开启山林。

示例:旧社会到处都是衣衫褴褛的要饭人。

三、鹑衣百结

释义:鹑衣:像鹌鹑鸟尾巴那样的衣服;百结:补丁摞补丁的衣服。身上穿的衣服补丁多;连缀起来就像鹌鹑鸟的秃尾巴。形容衣服破烂不堪。

出自:《太平广记》:“时有一人,鹑衣百结,颜貌憔悴,亦往庙所。”

朝代:宋

作者:李昉

翻译:当时有一人,鹌鹑衣百结,容貌憔悴,也往庙所走去。

示例:看他那鹑衣百结的窘状,其经济的拮据境况是可想而知的。

四、衣不蔽体

释义:蔽:遮。衣服破烂,连身子都遮盖不住。形容生活贫苦。

出自:《警世通言》第31卷:“当初坟堂中教授村童,衣不蔽体,食不充口。”

朝代:明

作者:冯梦龙

翻译:当初坟堂中教授村童,衣不遮体,食物不足人口。

示例:那是个印度人,一个衣不蔽体、黑皮肤的德拉维苦力,看样子才死时间不长。

五、锦衣玉食

释义:锦衣:精美华贵的衣服;玉食:珍美的饮食。华丽的服装;珍美的饮食。形容生活豪华奢侈。

出自:《魏书 常景传》:“夫如是,故绮阁金门,可安其宅;锦衣玉食,可颐其形。”

朝代:北齐

作者:魏收

翻译:要是做到这样,所以绮阁金门,可以安全的住宅;锦衣美食,可颐其形。

示例:有些姑娘性格的贾宝玉,从小在金银饰品锦衣玉食里长大。

刘善明平原人文言文翻译

明代张岱《自为墓志铭》的翻译:?

蜀人张岱,号陶庵。年少时候是纨绔子弟,十分爱繁华的场所,喜欢住漂亮的房子,爱美丽的婢女和美少年,爱穿鲜艳华丽的衣裳,经常吃美食,骑骏马,家里装饰华丽的灯饰,爱观看烟火,喜欢唱戏,喜欢声乐,懂古董,喜欢莳花养鸟,并且沉溺于喝茶下象棋,对作诗读书着魔,忙忙碌碌大半生,全部都成了泡影成了梦幻。

五十岁的时候,国破家亡(明朝),隐居在山里躲避战乱,所剩下的只有烂床、破茶几、坏的铜鼎、弹不了的琴,和几本残旧不堪的书、缺角的砚一块而已。穿麻布衣吃素食,经常断粮。想想二十年前,简直就是两个世界一样。

经常自言自语的说,我有七个问题是解不开的:以往都是从平民而上拟为公侯,而如今却是从世家贬为同乞丐一般,如此的贵贱移易,不可理解之一;产业还不如中等人家,却想丢掉所有金钱,世上有很多发达的捷径,而甘心独自的隐居于山野,如此身贫心富,不可理解之二;

做书生时却上了战场,做将军却是做写文章之类的事情,这样的使文武错乱,不可理解之三;从上时就算陪玉帝喝酒也不卑下,自下时和乞丐同住也不骄傲,如此混乱尊卑上下,不可理解之四;软弱时别人唾面可以让它自干,强锐时可以单枪匹马赴敌营,如此的强弱差异,不可理解之五;

争利夺名时,可以甘居人后,观场玩游戏时,肯让别人先,如此不合情理行事;不可理解之六;***掷骰子,不在意胜负,一煮水品茶,能尝出是用的渑河水还是淄河水;如此把智与愚用错地方,不可理解之七。这七件事,自己都不能理解,还希望别人能理解吗?

所以称为富贵之人也可以,称为贫贱之人也行;称为聪明人可以,称为愚蠢人也行;称为刚正的人可以,称为柔弱的人也行;称为勤劳人可以,称为懒散的人也行。学习文科,学习武功,学礼节,学写文章,求仙向佛,学农活学种花全都没有成功,任随旁人说是个败家子,是废物,是顽民,是蠢秀才,是瞌睡汉,是老鬼物等已经成为了过去了。

张岱起初字宗子,人们称他为石公,就字石公了。他喜欢撰写著作,所写成的有《石匮书》、《张氏家谱》、《义烈传》、《琅嬛文集》、《明易》、《大易用》、《史阙》、《四书遇》、《梦忆》、《说铃》、《昌谷解》、《快园道古》、《傒囊十集》、《西湖梦寻》、《一卷冰雪文》流行于世。

生于明万历丁酉八月二十五日卯时(15***年),鲁藩王国相大涤公正妻所生的儿子,母亲是陶宜人。幼时多次患有痰疾,被外祖母马太夫人养育了十年。外曾祖父云谷公在两广做官,有藏地产的牛黄丸数量极多(至数万),从我刚开始学会在地上爬到16岁,吃光了这药我的病才痊愈。

六岁时,祖父雨若公带着我到了杭州,遇到眉公先生骑着一只驯鹿,他是钱塘游客,对祖父说:“我听说你的孙子擅长诗文对仗,我今当面试一试他。”他指着屏上的《李白骑鲸图》说道:“太白骑鲸,***石江边捞夜月。”我回答道:“眉公跨鹿,钱塘县里打秋风。”

眉公先生大笑,起身跳下来,说道:“哪里能找到像这样聪明隽秀的,(当然)是我的小友了。”他希望我能努力多写文章,哪里料到我一事无成。

甲申年(1644年)之后,我悠闲懒散,神志恍惚,既不能寻死,又不能维持生活,白发盘绕,仍然在人世间苟全活命。只怕有朝一日突然去逝,象草木一样腐烂,因为想到古人如王绩、陶潜、徐渭都自己写作墓志铭,我也仿效他们写一篇。

刚想提笔构思,又觉得自己为人与文笔都不是很好,于是再三的拿起放下笔(思考)。即使如此,只是说一下我的癖好习惯,则是可以记载的。曾经在项王里的鸡头山营造自己的墓穴,朋友李研斋题为这一穴墓书写道:“呜呼有明著述鸿儒陶庵张长公之圹。”

伯鸾这志趣品行高尚的人,他的墓在要离的坟墓附近,我因此在项里选择墓地,我的年纪进入七十岁了,去世与下葬的日期还不知道,因此暂不记载。墓志铭上写道:“ 晋代的巨富石崇,曾在王恺、羊琇等人斗富。不明事理的卞和向楚王献荆玉。

年老的廉颇,在涿鹿于秦作战。***托司马迁开设史局。苏东坡好吃,伯夷、叔齐饿死在首阳山。五羖大夫百里奚,怎能自售其才能呢?空泛地学习陶潜,徒然地仰慕梅福。只得寻找三外野人郑思肖那样的隐士,才能知晓我难以吐露的情怀。

原文:

蜀人张岱,陶庵其号也。少为纨绔子弟,极爱繁华,好精舍,好美婢,好娈童,好鲜衣,好美食,好骏马,好华灯,好烟火,好梨园,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鸟,兼以茶*橘虐,书蠹诗魔,劳碌半生,皆成梦幻。年至五十,国破家亡,避迹山居,所存者破床碎几,折鼎病琴,与残书数帙,缺砚一方而已。布衣蔬食,常至断炊。回首二十年前,真如隔世。

常自评之,有七不可解:向以韦布而上拟公侯,今以世家而下同乞丐,如此则贵贱紊矣,不可解一;产不及中人,而欲齐驱金谷,世颇多捷径,而独株守於陵,如此则贫富舛矣,不可解二;以书生而践戎马之场,以将军而翻文章之府,如此则文武错矣,不可解三;

上陪玉帝而不谄,下陪悲田院乞儿而不骄,如此则尊卑溷矣,不可解四;弱则唾面而肯自干,强则单骑而能赴敌,如此则宽猛背矣,不可解五;争利夺名,甘居人后,观场游戏,肯让人先,如此缓急谬矣,不可解六;博弈摴蒱,则不知胜负,啜茶尝水,则能辨渑淄,如此则智愚杂矣,不可解七。有此七不可解,自且不解,安望人解?

故称之以富贵人可,称之以贫***亦可;称之以智慧人可,称之以愚蠢人亦可;称之以强项人可,称之以柔弱人亦可;称之以卞急人可,称之以懒散人亦可。学书不成,学剑不成,学节义不成,学文章不成,学仙学佛,学农学圃俱不成,任世人呼之为败家子,为废物,为顽民,为钝秀才,为瞌睡汉,为死老魅也已矣。

初字宗子,人称石公,即字石公。好著书,其所成者,有《石匮书》、《张氏家谱》、《义烈传》、《琅嬛文集》、《明易》、《大易用》、《史阙》、《四书遇》、《梦忆》、《说铃》、《昌谷解》、《快园道古》、《傒囊十集》、《西湖梦寻》、《一卷冰雪文》行世。

生于万历丁酉八月二十五日卯时,鲁国相大涤翁之树子也,母曰陶宜人。幼多痰疾,养于外大母马太夫人者十年。外太祖云谷公宦两广,藏生牛黄丸盈数簏,自余囡地以至十有六岁,食尽之而厥疾始廖。

六岁时,大父雨若翁携余之武林,遇眉公先生跨一角鹿,为钱塘游客,对大父曰:“闻文孙善属对,吾面试之。”指屏上李白骑鲸图曰:“太白骑鲸,***石江边捞夜月。”余应曰:“眉公跨鹿,钱塘县里打秋风。”眉公大笑起跃曰:“那得灵隽若此,吾小友也。”欲进余以千秋之业,岂料余之一事无成也哉?

甲申以后,悠悠忽忽,既不能觅死,又不能聊生,白发婆娑,犹视息人世。恐一旦溘先朝露,与草木同腐,因思古人如王无功、陶靖节、徐文长皆自作墓铭,余亦效颦为之。甫构思,觉人与文俱不佳,辍笔者再。

虽然,第言吾之癖错,则亦可传也已。曾营生圹于项王里之鸡头山,友人李研斋题其圹曰:“呜呼,有明著述鸿儒陶庵张长公之圹。”伯鸾高士,冢近要离,余故有取于项里也,年跻七十,死与葬,其日月尚不知也,故不书。

铭曰:穷石崇,斗金谷。盲卞和,献荆玉。老廉颇,战涿鹿。赝龙门,开史局。馋东坡,饿孤竹。五羖大夫,焉能自鬻。空学陶潜,枉希梅福。必也寻三外野人,方晓我之衷曲。

扩展资料:

创作背景:

张岱的前半生繁华清绮,尽享晚明江南风月;后半生穷愁著书,独自咀嚼国破家亡的苦涩。写《自为墓志铭》时,他已经度过一生中最艰难最窘迫的岁月。在此之前,寄托他一生志业的《石匮书》、《石匮书后集》业已完稿,还编撰了大量的其他著作。此刻他有一种轻松感,在这样的时间节点,他开始规划自己的身后事。然后他便仿效先贤徐渭等人给自己写一篇墓志铭。

作者简介:

张岱(15***—1689?),明末清初文学家。文笔清新,时杂诙谐,作品多写山水景物、日常琐事,不少作品表现其明亡后的怀旧感伤情绪。所著有《琅嬛文集》、《陶庵梦忆》、《西湖梦寻》等。

朱晖守信传文言文翻译

1. 文言文阅读刘善明翻译

一文言文阅读(24分)

4.A诡:说***话,欺骗

5.B

6.D②是刘善明的伯父弥之所为,⑤是皇帝对刘善明的赏赐,⑥是刘善明上表劝谏皇帝的主张。

7.B担任北海太守,占据州郡与伯父弥之呼应平乱的是刘善明的从伯怀恭

8.⑴善明接受征召,又被推荐为优秀人才。宋孝武帝看他策对时谈论刚毅正直,认为他很特殊。(“辟”、“举”“强直”“异”各1分,句意2分)

⑵善明因为母亲还在敌方,不想到西方去,哭着坚决请求不去,被允许。(“以”“西”“固”“见”各1分,句意2分)

参考译文

刘善明是平原人。元嘉末年,青州闹饥荒,到了人吃人的程度。善明的家里有储粮,他亲自施粥给人们,并打开粮仓来救济乡邻,许多人得到救济而活了下来,乡里人称他家的田为“续命田”。

四十岁时,刺史刘道隆征召他为治中从事。父亲刘怀民对善明说:“我已知道你能立足于世了,还想看看你能立足官场。”善明同意 *** ,又被推荐为优秀人才。宋孝武帝看他策对时谈论刚毅正直,认为他很特殊。

泰始初年,徐州刺史薛安都反叛,青州刺史沈文秀响应。当时州衙府在东阳城,善明的家在城内,不能自救。伯父弥之用***话表示要在文秀那里效力,文秀就派他带着军主张灵庆等五千人去支援安都。

弥之一出城,悄悄对部下说:“现在脱离祸坑了。”走到下邳,起义背叛了文秀。善明的大伯怀恭任北海太守,占据州郡与他呼应。善明密约聚集了宗族门人部下,有三千人,夜里杀出关投奔北海。弥之不久就被薛安都杀了,明帝追赠他为辅国将军、青州刺史。文秀投降了,授予善明为屯骑校尉,出京任海陵太守。郡边界靠海,没有树木,善明督促百姓种上榆树、槚树和一些杂果树,于是得到收益。

五年,青州被北虏攻陷,善明的母亲沦陷在北方,北虏把她迁到了桑乾。善明穿布衣,吃素斋,悲伤得如同守丧。明帝每次看到他这样子,为他叹息,当时人称颂他。转任为宁朔将军、巴西梓潼二郡太守。善明因为母亲还在敌方,不想到西方去,哭着坚决请求不去,被允许。朝臣大多同情善明的心情。元徽初年,派遣去北方的使者,朝臣们商议让善明推荐人选,善明推举北平的田惠绍出使北虏,赎回了母亲。

太祖即位,因善明功高忠诚,召来对他说:“淮南是京城的近郊,不是亲信贤臣,我不会让他管理,你就替我卧而治之吧。”封为新涂伯,食邑五百户。

善明至郡府,上表奏事。又撰写了《贤圣杂语》一书呈献给皇上,用来起讽喻作用。又劝阻建宣阳门;上表奏陈应明确地方执政者赏罚;兴学校,修治齐国的礼仪;广设宾馆,来接待边远的人。皇帝回复:“你详细表达了正直忠诚的思想。用赏罚来管理地方官,装饰宾馆来接待远方的人,都是古代的好政策,我当努力去做。重新制定礼仪,或许不容易;国家与学堂的好策略,我已命公卿办理,宣阳门现已命令停建。我徳薄缺点多,还想再听到你的忠言。”

善明身高七尺九寸,一向不爱*声女色,住的只是茅屋和用斧砍的木料建构,床榻桌子等,也不削刨打光。建元二年去世,遗言薄葬。儿子刘涤承袭爵位。善明家里没有留下积蓄,只有八千卷书。

摘自百度

2. 南齐书·刘善明列传古文翻译

是这段吗?刘善明,平原人。

镇北将军怀珍族弟也。父怀民,宋世为齐北海二郡太守。

元嘉末,青州饥荒,人相食。善明家有积粟,躬食饘粥,开仓以救乡里,多获全济,百姓呼其家田为“续命田”。

少而静处读书,刺史杜骥闻名候之,辞不相见。年四十,刺史刘道隆辟为治中从事。

父怀民谓善明曰:“我已知汝立身,复欲见汝立官也。”善明应辟。

仍举秀才。宋孝武见其对策强直,甚异之。

泰始初,徐州刺史薛安都反,青州刺史沈文秀应之。时州治东阳城,善明家在郭内,不能自拔。

伯父弥之诡说文秀求自效,文秀使领军主张灵庆等五千援安都。弥之出门,密谓部曲曰:“始免祸坑矣。”

行至下邳,起义背文秀。善明从伯怀恭为北海太守,据郡相应。

善明密契收集门宗部曲,得三千人,夜斩关奔北海。族兄乘民又聚众渤海以应朝廷。

而弥之寻为薛安都所杀,明帝赠辅国将军、青州刺史。以乘民为宁朔将军、冀州刺史,善明为宁朔长史、北海太守,除尚书金部郎。

乘民病卒,仍以善明为绥远将军、冀州刺史。文秀既降,除善明为屯骑校尉,出为海陵太守。

郡境边海,无树木,善明课民种榆槚杂果,遂获其利。还为后军将军、直阁。

五年,青州没虏,善明母陷北,虏移置桑乾。善明布衣蔬食,哀戚如持丧。

明帝每见,为之叹息,时人称之。转宁朔将军、巴西梓潼二郡太守。

善明以母在虏中,不愿西行,涕泣固请,见许。朝廷多哀善明心事。

元徽初,遣北使,朝议令善明举人,善明举州乡北平田惠绍使虏,赎得母还。 幼主新立,群公秉政,善明独结事太祖,委身归诚。

二年,出为辅国将军、西海太守、行青冀二州刺史。至镇,表请北伐,朝议不同。

善明从弟僧副,与善明俱知名于州里。泰始初,虏暴淮北,僧副将部曲二千人东依海岛;太祖在淮阴,壮其所为,召与相见,引为安成王抚军参军

苍梧肆暴,太祖忧恐,常令僧副微行伺察声论。使僧副密告善明及东海太守垣崇祖曰:“多人见劝北固广陵,恐一旦动足,非为长算。

今秋风行起,卿若能与垣东海微共动虏,则我诸计可立。”善明曰:“宋氏将亡,愚智所辨。

故胡虏若动,反为公患。公神武世出,唯当静以待之,因机奋发,功业自定。

不可远去根本,自贻猖蹶。”遣部曲健儿数十人随僧副还诣领府,太祖纳之。

苍梧废,征善明为冠军将军、太祖骠骑谘议、南东海太守、行南徐州事。 沈攸之反,太祖深以为忧。

善明献计曰:“沈攸之控引八州,纵情蓄敛,收众聚骑,营造舟仗,苞藏贼志,于焉十年。性既险躁,才非持重,而起逆累旬,迟回不进,岂应有所待也?一则暗于兵机,二则人情离怨,三则有掣肘之患,四则天夺其魄。

本虑其剽勇,长于一战,疑其轻速,掩袭未备。今六师齐备,诸侯同举。

昔谢晦失理,不斗自溃;卢龙乖道,虽众何施。且袁粲、刘秉,贼之根本,根本既灭,枝叶岂久?此是已笼之鸟耳。”

事平,太祖召善明还都,谓之曰:“卿策沈攸之,虽复张良、陈平,适如此耳。”仍迁散骑常侍,领长水校尉,黄门郎,领后军将军、太尉右司马。

齐台建,为右卫将军,辞疾不拜。司空褚渊谓善明曰:“高尚之事,乃卿从来素意。

今朝廷方相委待,讵得便学松、乔邪?”善明曰:“我本无宦情,既逢知己,所以戮力驱驰,愿在申志。今天地廓清,朝盈济济,鄙怀既申,不敢昧于富贵矣。”

太祖践阼,以善明勋诚,欲与善明禄,召谓之曰:“淮南近畿,国之形势,自非亲贤,不使居之。卿为我卧治也!”代高宗为征虏将军、淮南宣城二郡太守,遣使拜授,封新涂伯,邑五百户。

善明至郡,上表陈事曰:“周以三圣相资,再驾乃就;汉值海内无主,累败方登;魏挟主行令,实逾二纪;晋废立持权,遂历四世。景祚攸集,如此之难者也。

陛下凝辉自天,照湛神极,睿周万品,道洽无垠。故能高啸闲轩,鲸鲵自翦,垂拱云帟,九服载晏,靡一战之劳,无半辰之棘,苞池江海,笼苑嵩岱,神祇乐推,普天归奉,二三年间,允膺宝命,胄临皇历,正位宸居。

开辟以来,未有若斯之盛者也。夫常胜者无忧,恒成者好怠。

故虽休勿休,姬旦作《诰》;安不忘危,尼父垂范。今皇运草创,万化始基,乘宋季叶,政多浇苛,亿北倒悬,仰齐苏振。

臣早蒙殊养,志输肝血,徒有其诚,曾阙埃露。夙宵惭战,如坠渊谷,不识忌讳,谨陈愚管,瞽言刍议,伏待斧皞。”

所陈事凡十一条:其一以为“天地开创,人神庆仰,宜存问远方,宣广慈泽”;其二以为“京师浩大,远近所归,宜遣医药,问其疾苦,年九十以上及六疾不能自存者,随宜量赐”;其三以为“宋氏赦令,蒙原者寡。愚谓今下赦书,宜令事实相副”;其四以为“匈奴未灭,刘昶犹存,秋风扬尘,容能送死,境上诸城,宜应严备,特简雄略,以待事机,资实所须,皆宜豫办”;其五以为“宜除宋氏大明泰始以来诸苛政细制,以崇简易”;其六以为“凡诸土木之费,且可权停”;其七以为“帝子王姬,宜崇俭约”;其八以为“宜诏百官及府州郡县,各贡谠言,以弘唐虞之美”;其九以为“忠贞孝悌,宜擢以殊阶,清俭苦节,应授以民政”;其十以为“革命惟始,天地大庆,宜时择才辨,北使匈奴”;其十一以为“交州险夐要荒之表,宋末政苛,遂至怨叛。

3. 刘善明文言文整篇翻译

刘善明,是平原人。元嘉末年,青州闹饥荒,到了人吃人的程度。善明的家里有储粮,他自己吃粥,打开自家的粮仓来救济乡邻,许多人得到救济活了下来。他年少时爱在静处读书,刺史杜骥听说他的名声想等候一见,他却推辞不见。宋孝武帝看到他策对时谈话论刚毅正直,感到非常非常惊异。五年,青州被北虏攻陷,善明的母亲沦陷在北方,北虏把她转移到桑乾。善明穿布衣,吃素食,悲伤得如同守丧。皇帝每次看到他这样子,都为他叹息,当时人们都称颂他。他转任为宁朔将军、巴西梓潼两郡的太守。善明因为母亲还在北方,不想到西方去,哭着坚决请求不去,被允许。元徽初年,朝廷派遣使者去北方,朝臣们商议让善明推荐人选,善明就推选同乡北平的田惠绍出使北虏,赎回了母亲。

刘善明于建元二年去世,皇帝下诏说:“刘善明政绩显著,不幸去世,我在心中痛悼,赐给他谥号烈伯”。善明家里没有留下积蓄,只有八千卷书。

4. 文言文阅读刘善明翻译

一文言文阅读(24分) 4.A诡:说***话,欺骗 5.B 6.D②是刘善明的伯父弥之所为,⑤是皇帝对刘善明的赏赐,⑥是刘善明上表劝谏皇帝的主张。

7.B担任北海太守,占据州郡与伯父弥之呼应平乱的是刘善明的从伯怀恭 8.⑴善明接受征召,又被推荐为优秀人才。宋孝武帝看他策对时谈论刚毅正直,认为他很特殊。

(“辟”、“举”“强直”“异”各1分,句意2分) ⑵善明因为母亲还在敌方,不想到西方去,哭着坚决请求不去,被允许。(“以”“西”“固”“见”各1分,句意2分) 参考译文 刘善明是平原人。

元嘉末年,青州闹饥荒,到了人吃人的程度。善明的家里有储粮,他亲自施粥给人们,并打开粮仓来救济乡邻,许多人得到救济而活了下来,乡里人称他家的田为“续命田”。

四十岁时,刺史刘道隆征召他为治中从事。父亲刘怀民对善明说:“我已知道你能立足于世了,还想看看你能立足官场。”

善明同意 *** ,又被推荐为优秀人才。宋孝武帝看他策对时谈论刚毅正直,认为他很特殊。

泰始初年,徐州刺史薛安都反叛,青州刺史沈文秀响应。当时州衙府在东阳城,善明的家在城内,不能自救。

伯父弥之用***话表示要在文秀那里效力,文秀就派他带着军主张灵庆等五千人去支援安都。 弥之一出城,悄悄对部下说:“现在脱离祸坑了。”

走到下邳,起义背叛了文秀。善明的大伯怀恭任北海太守,占据州郡与他呼应。

善明密约聚集了宗族门人部下,有三千人,夜里杀出关投奔北海。弥之不久就被薛安都杀了,明帝追赠他为辅国将军、青州刺史。

文秀投降了,授予善明为屯骑校尉,出京任海陵太守。郡边界靠海,没有树木,善明督促百姓种上榆树、槚树和一些杂果树,于是得到收益。

五年,青州被北虏攻陷,善明的母亲沦陷在北方,北虏把她迁到了桑乾。善明穿布衣,吃素斋,悲伤得如同守丧。

明帝每次看到他这样子,为他叹息,当时人称颂他。转任为宁朔将军、巴西梓潼二郡太守。

善明因为母亲还在敌方,不想到西方去,哭着坚决请求不去,被允许。朝臣大多同情善明的心情。

元徽初年,派遣去北方的使者,朝臣们商议让善明推荐人选,善明推举北平的田惠绍出使北虏,赎回了母亲。 太祖即位,因善明功高忠诚,召来对他说:“淮南是京城的近郊,不是亲信贤臣,我不会让他管理,你就替我卧而治之吧。”

封为新涂伯,食邑五百户。 善明至郡府,上表奏事。

又撰写了《贤圣杂语》一书呈献给皇上,用来起讽喻作用。又劝阻建宣阳门;上表奏陈应明确地方执政者赏罚;兴学校,修治齐国的礼仪;广设宾馆,来接待边远的人。

皇帝回复:“你详细表达了正直忠诚的思想。用赏罚来管理地方官,装饰宾馆来接待远方的人,都是古代的好政策,我当努力去做。

重新制定礼仪,或许不容易;国家与学堂的好策略,我已命公卿办理,宣阳门现已命令停建。我徳薄缺点多,还想再听到你的忠言。”

善明身高七尺九寸,一向不爱*声女色,住的只是茅屋和用斧砍的木料建构,床榻桌子等,也不削刨打光。建元二年去世,遗言薄葬。

儿子刘涤承袭爵位。善明家里没有留下积蓄,只有八千卷书。

摘自百度。

5. 翻译《南齐书.刘善明列传》

刘善明,平原人。

镇北将军怀珍族弟也。父怀民,宋世为齐北海二郡太守。

元嘉末,青州饥荒,人相食。善明家有积粟,躬食饘粥,开仓以救乡里,多获全济,百姓呼其家田为“续命田”。

少而静处读书,刺史杜骥闻名候之,辞不相见。年四十,刺史刘道隆辟为治中从事。

父怀民谓善明曰:“我已知汝立身,复欲见汝立官也。”善明应辟。

仍举秀才。宋孝武见其对策强直,甚异之。

泰始初,徐州刺史薛安都反,青州刺史沈文秀应之。时州治东阳城,善明家在郭内,不能自拔。

伯父弥之诡说文秀求自效,文秀使领军主张灵庆等五千援安都。弥之出门,密谓部曲曰:“始免祸坑矣。”

行至下邳,起义背文秀。善明从伯怀恭为北海太守,据郡相应。

善明密契收集门宗部曲,得三千人,夜斩关奔北海。族兄乘民又聚众渤海以应朝廷。

而弥之寻为薛安都所杀,明帝赠辅国将军、青州刺史。以乘民为宁朔将军、冀州刺史,善明为宁朔长史、北海太守,除尚书金部郎。

乘民病卒,仍以善明为绥远将军、冀州刺史。文秀既降,除善明为屯骑校尉,出为海陵太守。

郡境边海,无树木,善明课民种榆槚杂果,遂获其利。还为后军将军、直阁。

五年,青州没虏,善明母陷北,虏移置桑乾。善明布衣蔬食,哀戚如持丧。

明帝每见,为之叹息,时人称之。转宁朔将军、巴西梓潼二郡太守。

善明以母在虏中,不愿西行,涕泣固请,见许。朝廷多哀善明心事。

元徽初,遣北使,朝议令善明举人,善明举州乡北平田惠绍使虏,赎得母还。 幼主新立,群公秉政,善明独结事太祖,委身归诚。

二年,出为辅国将军、西海太守、行青冀二州刺史。至镇,表请北伐,朝议不同。

善明从弟僧副,与善明俱知名于州里。泰始初,虏暴淮北,僧副将部曲二千人东依海岛;太祖在淮阴,壮其所为,召与相见,引为安成王抚军参军。

苍梧肆暴,太祖忧恐,常令僧副微行伺察声论。使僧副密告善明及东海太守垣崇祖曰:“多人见劝北固广陵,恐一旦动足,非为长算。

今秋风行起,卿若能与垣东海微共动虏,则我诸计可立。”善明曰:“宋氏将亡,愚智所辨。

故胡虏若动,反为公患。公神武世出,唯当静以待之,因机奋发,功业自定。

不可远去根本,自贻猖蹶。”遣部曲健儿数十人随僧副还诣领府,太祖纳之。

苍梧废,征善明为冠军将军、太祖骠骑谘议、南东海太守、行南徐州事。 沈攸之反,太祖深以为忧。

善明献计曰:“沈攸之控引八州,纵情蓄敛,收众聚骑,营造舟仗,苞藏贼志,于焉十年。性既险躁,才非持重,而起逆累旬,迟回不进,岂应有所待也?一则暗于兵机,二则人情离怨,三则有掣肘之患,四则天夺其魄。

本虑其剽勇,长于一战,疑其轻速,掩袭未备。今六师齐备,诸侯同举。

昔谢晦失理,不斗自溃;卢龙乖道,虽众何施。且袁粲、刘秉,贼之根本,根本既灭,枝叶岂久?此是已笼之鸟耳。”

事平,太祖召善明还都,谓之曰:“卿策沈攸之,虽复张良、陈平,适如此耳。”仍迁散骑常侍,领长水校尉,黄门郎,领后军将军、太尉右司马。

齐台建,为右卫将军,辞疾不拜。司空褚渊谓善明曰:“高尚之事,乃卿从来素意。

今朝廷方相委待,讵得便学松、乔邪?”善明曰:“我本无宦情,既逢知己,所以戮力驱驰,愿在申志。今天地廓清,朝盈济济,鄙怀既申,不敢昧于富贵矣。”

太祖践阼,以善明勋诚,欲与善明禄,召谓之曰:“淮南近畿,国之形势,自非亲贤,不使居之。卿为我卧治也!”代高宗为征虏将军、淮南宣城二郡太守,遣使拜授,封新涂伯,邑五百户。

善明至郡,上表陈事曰:“周以三圣相资,再驾乃就;汉值海内无主,累败方登;魏挟主行令,实逾二纪;晋废立持权,遂历四世。景祚攸集,如此之难者也。

陛下凝辉自天,照湛神极,睿周万品,道洽无垠。故能高啸闲轩,鲸鲵自翦,垂拱云帟,九服载晏,靡一战之劳,无半辰之棘,苞池江海,笼苑嵩岱,神祇乐推,普天归奉,二三年间,允膺宝命,胄临皇历,正位宸居。

开辟以来,未有若斯之盛者也。夫常胜者无忧,恒成者好怠。

故虽休勿休,姬旦作《诰》;安不忘危,尼父垂范。今皇运草创,万化始基,乘宋季叶,政多浇苛,亿北倒悬,仰齐苏振。

臣早蒙殊养,志输肝血,徒有其诚,曾阙埃露。夙宵惭战,如坠渊谷,不识忌讳,谨陈愚管,瞽言刍议,伏待斧皞。”

所陈事凡十一条:其一以为“天地开创,人神庆仰,宜存问远方,宣广慈泽”;其二以为“京师浩大,远近所归,宜遣医药,问其疾苦,年九十以上及六疾不能自存者,随宜量赐”;其三以为“宋氏赦令,蒙原者寡。愚谓今下赦书,宜令事实相副”;其四以为“匈奴未灭,刘昶犹存,秋风扬尘,容能送死,境上诸城,宜应严备,特简雄略,以待事机,资实所须,皆宜豫办”;其五以为“宜除宋氏大明泰始以来诸苛政细制,以崇简易”;其六以为“凡诸土木之费,且可权停”;其七以为“帝子王姬,宜崇俭约”;其八以为“宜诏百官及府州郡县,各贡谠言,以弘唐虞之美”;其九以为“忠贞孝悌,宜擢以殊阶,清俭苦节,应授以民政”;其十以为“革命惟始,天地大庆,宜时择才辨,北使匈奴”;其十一以为“交州险夐要荒之表,宋末政苛,遂至怨叛。

今大化创。

6. 翻译《南齐书.刘善明列传》

刘善明,平原人。

镇北将军怀珍族弟也。父怀民,宋世为齐北海二郡太守。

元嘉末,青州饥荒,人相食。善明家有积粟,躬食饘粥,开仓以救乡里,多获全济,百姓呼其家田为“续命田”。

少而静处读书,刺史杜骥闻名候之,辞不相见。年四十,刺史刘道隆辟为治中从事。

父怀民谓善明曰:“我已知汝立身,复欲见汝立官也。”善明应辟。

仍举秀才。宋孝武见其对策强直,甚异之。

泰始初,徐州刺史薛安都反,青州刺史沈文秀应之。时州治东阳城,善明家在郭内,不能自拔。

伯父弥之诡说文秀求自效,文秀使领军主张灵庆等五千援安都。弥之出门,密谓部曲曰:“始免祸坑矣。”

行至下邳,起义背文秀。善明从伯怀恭为北海太守,据郡相应。

善明密契收集门宗部曲,得三千人,夜斩关奔北海。族兄乘民又聚众渤海以应朝廷。

而弥之寻为薛安都所杀,明帝赠辅国将军、青州刺史。以乘民为宁朔将军、冀州刺史,善明为宁朔长史、北海太守,除尚书金部郎。

乘民病卒,仍以善明为绥远将军、冀州刺史。文秀既降,除善明为屯骑校尉,出为海陵太守。

郡境边海,无树木,善明课民种榆槚杂果,遂获其利。还为后军将军、直阁。

五年,青州没虏,善明母陷北,虏移置桑乾。善明布衣蔬食,哀戚如持丧。

明帝每见,为之叹息,时人称之。转宁朔将军、巴西梓潼二郡太守。

善明以母在虏中,不愿西行,涕泣固请,见许。朝廷多哀善明心事。

元徽初,遣北使,朝议令善明举人,善明举州乡北平田惠绍使虏,赎得母还。 幼主新立,群公秉政,善明独结事太祖,委身归诚。

二年,出为辅国将军、西海太守、行青冀二州刺史。至镇,表请北伐,朝议不同。

善明从弟僧副,与善明俱知名于州里。泰始初,虏暴淮北,僧副将部曲二千人东依海岛;太祖在淮阴,壮其所为,召与相见,引为安成王抚军参军。

苍梧肆暴,太祖忧恐,常令僧副微行伺察声论。使僧副密告善明及东海太守垣崇祖曰:“多人见劝北固广陵,恐一旦动足,非为长算。

今秋风行起,卿若能与垣东海微共动虏,则我诸计可立。”善明曰:“宋氏将亡,愚智所辨。

故胡虏若动,反为公患。公神武世出,唯当静以待之,因机奋发,功业自定。

不可远去根本,自贻猖蹶。”遣部曲健儿数十人随僧副还诣领府,太祖纳之。

苍梧废,征善明为冠军将军、太祖骠骑谘议、南东海太守、行南徐州事。 沈攸之反,太祖深以为忧。

善明献计曰:“沈攸之控引八州,纵情蓄敛,收众聚骑,营造舟仗,苞藏贼志,于焉十年。性既险躁,才非持重,而起逆累旬,迟回不进,岂应有所待也?一则暗于兵机,二则人情离怨,三则有掣肘之患,四则天夺其魄。

本虑其剽勇,长于一战,疑其轻速,掩袭未备。今六师齐备,诸侯同举。

昔谢晦失理,不斗自溃;卢龙乖道,虽众何施。且袁粲、刘秉,贼之根本,根本既灭,枝叶岂久?此是已笼之鸟耳。”

事平,太祖召善明还都,谓之曰:“卿策沈攸之,虽复张良、陈平,适如此耳。”仍迁散骑常侍,领长水校尉,黄门郎,领后军将军、太尉右司马。

齐台建,为右卫将军,辞疾不拜。司空褚渊谓善明曰:“高尚之事,乃卿从来素意。

今朝廷方相委待,讵得便学松、乔邪?”善明曰:“我本无宦情,既逢知己,所以戮力驱驰,愿在申志。今天地廓清,朝盈济济,鄙怀既申,不敢昧于富贵矣。”

太祖践阼,以善明勋诚,欲与善明禄,召谓之曰:“淮南近畿,国之形势,自非亲贤,不使居之。卿为我卧治也!”代高宗为征虏将军、淮南宣城二郡太守,遣使拜授,封新涂伯,邑五百户。

善明至郡,上表陈事曰:“周以三圣相资,再驾乃就;汉值海内无主,累败方登;魏挟主行令,实逾二纪;晋废立持权,遂历四世。景祚攸集,如此之难者也。

陛下凝辉自天,照湛神极,睿周万品,道洽无垠。故能高啸闲轩,鲸鲵自翦,垂拱云帟,九服载晏,靡一战之劳,无半辰之棘,苞池江海,笼苑嵩岱,神祇乐推,普天归奉,二三年间,允膺宝命,胄临皇历,正位宸居。

开辟以来,未有若斯之盛者也。夫常胜者无忧,恒成者好怠。

故虽休勿休,姬旦作《诰》;安不忘危,尼父垂范。今皇运草创,万化始基,乘宋季叶,政多浇苛,亿北倒悬,仰齐苏振。

臣早蒙殊养,志输肝血,徒有其诚,曾阙埃露。夙宵惭战,如坠渊谷,不识忌讳,谨陈愚管,瞽言刍议,伏待斧皞。”

所陈事凡十一条:其一以为“天地开创,人神庆仰,宜存问远方,宣广慈泽”;其二以为“京师浩大,远近所归,宜遣医药,问其疾苦,年九十以上及六疾不能自存者,随宜量赐”;其三以为“宋氏赦令,蒙原者寡。愚谓今下赦书,宜令事实相副”;其四以为“匈奴未灭,刘昶犹存,秋风扬尘,容能送死,境上诸城,宜应严备,特简雄略,以待事机,资实所须,皆宜豫办”;其五以为“宜除宋氏大明泰始以来诸苛政细制,以崇简易”;其六以为“凡诸土木之费,且可权停”;其七以为“帝子王姬,宜崇俭约”;其八以为“宜诏百官及府州郡县,各贡谠言,以弘唐虞之美”;其九以为“忠贞孝悌,宜擢以殊阶,清俭苦节,应授以民政”;其十以为“革命惟始,天地大庆,宜时择才辨,北使匈奴”;其十一以为“交州险夐要荒之表,宋末政苛,遂至怨叛。

今大化创始,。

协少清介有志操

1. 朱晖守信文言文简洁翻译

译文:

早前,与朱晖同县的张堪一直很有名气,曾经在太学见过朱晖,很看重他,把他当朋友对待,握着朱晖的胳膊说,“准备把妻子托付给朱先生”。朱晖因为张堪已经是名人,所以只是拱手没有敢应承,之后二人再也没有见个面。张堪死后,朱晖听说他的妻子生活贫困,于是亲自前往探视,送去丰厚的钱款扶持。朱晖的小儿子颉很不理解,问到:“父亲您不和张堪为友,平生也没什么往来,我们实在觉得奇怪啊”。朱晖说,“张堪曾经对我说过知己的话,我铭记在心”。

原文:

初,晖同县张堪素有名称,尝于太学见晖,甚重之,接以友道,乃把晖臂曰:“欲以妻子托朱生。”晖以堪先达,举手未敢对,自后不复相见。堪卒,晖闻其妻子贫困,乃自往候视,厚赈赡之。晖少子怪而问曰:“大人不与堪为友,平生未曾相闻,子孙窃怪之。”晖曰:“堪尝有知己之言,吾以信于心也。”

2. 《后汉书·朱晖传》翻译

朱晖,字文季,南阳宛人士。朱晖早年死去父亲,是个孤儿,有志气。十三岁的时候,王莽失败,天下大乱,朱晖与外婆家人从田间投奔进宛城。路上遇到一群贼人,持白刃劫诸妇女,略夺衣服财物。昆弟宾客都惶恐,趴在地下都不敢动弹。朱晖拔剑上前道:“财物都可拿走,诸母衣不许动。今日是我朱晖死的日子了!”贼人看他年纪小小,其志气很壮,笑道:“小朋友把刀收起吧!”就舍弃他们而走掉了。

起初,光武帝与朱晖之父朱岑都在长安学习过,有旧交。等到光武即位后,找朱岑,这时朱岑已死,于是召朱晖做郎。朱晖不久困病离职,卒业于太学。性情矜持严厉,进止必守礼节。诸儒生称赞他品德很高。

永平初年,显宗的舅父新阳侯阴就仰慕朱晖的贤能,亲自去问候,朱晖避而不见。阴就又派家丞送礼,朱晖就闭门不受。阴就就听见了,叹息道:“真是有志之士呀,不要夺其气节。”后来朱晖做了郡吏,太守阮况曾经想买朱晖家的婢女,朱晖不答应,等到阮况死了,朱晖便送厚礼至其家。有人讥讽他,朱晖说:“从前阮府君有求于我,我之所以不敢听命(行事),(当时)是怕以财货污辱了他。现在相送,表明我们并不是没有感情的意思。”骠骑将军东平王刘苍听说后而提拔他,很有礼貌地待他。正月初一天明,刘苍应当入贺。按照旧例,少府给玉石。这时阴就为府卿,贵而骄,官吏傲而不守法。

刘苍坐朝堂之上,更漏将尽,而求玉石找不到,刘苍回头对掾属说:“怎么回事?”朱晖望见少府主簿手持玉石,就去欺骗他道:”我多次听说有壁玉而不曾见过,请给我看看。”主簿把璧给朱晖,朱晖回头召令史奉之于刘苍。主簿大吃一惊,连忙报告阴就。阴就说:“朱掾是义士,不要再求他了。”刘苍行礼已毕,对朱晖说:“属者掾自认为与蔺相如哪个强些?”皇上听说称其勇敢。后来当幸长安时,想严格调整宿卫,所以用朱晖作卫土令。再升为临淮太守。

朱晖好讲节操,有所拔用,都严厉执行。—些报怨之人,以义犯率,朱晖都替他们求其理,多得到生济。那些不义之囚,立即倒下。吏人对朱晖十分畏爱,作歌道:“强直自遂,南阳朱季。吏畏其威,人怀其惠。”几年后,因违法免去官职。

朱晖做官很刚直,被上司所忌,多次被弹劾。自从去临淮后,屏居野泽,布衣蔬食,不与邑里交往,乡党讥讽他不与众同。建初年间,南阳大饥荒,米每石值钱千余,朱晖全部分散家资,分给宗里故旧中的贫弱之人,乡族都归附他。后来朱晖升为尚书令,朱以老病请求退休。

3. 朱晖守信《后汉书》

原文

朱晖字文季,南阳宛人也。晖早孤,年十三,王莽败,天下乱,与外氏家属从田闲奔入宛城。道遇群贼,白刃劫诸妇女,略夺衣物。昆弟宾客皆惶迫,伏地莫敢动。晖拔剑前曰:“财物皆可取耳,诸母衣不可得。今日朱晖死日也!”贼见其小,壮其志,笑曰:“童子内刀。”遂舍之而去。初,光武与晖父岑俱学长安,有旧故。及即位,求问岑,时已卒,乃召晖拜为郎。晖寻以病去,卒业于太学。性矜严,进止必以礼,诸儒称其高。

永平初,显宗舅新阳侯阴就慕晖贤,自往候之,晖避不见。复遣家丞致礼,晖遂闭门不受。就闻,叹曰:“志士也,勿夺其节。”后为郡吏,太守阮况尝欲市晖婢,晖不从。及况卒,晖乃厚赠送其家。人或讥焉,晖曰:“前阮府君有求于我,所以不敢闻命,诚恐污君令名。今而相送,明吾非有爱也。”骠骑将军东平王苍闻而辟之,甚礼敬焉。正月朔旦,苍当入贺。故事,少府给璧。是时阴就为府卿,贵骄,吏慠不奉法。苍坐朝堂,漏且尽,而求璧不可得,顾谓掾属①曰:“若之何?”晖望见少府主簿持璧,即往绐之曰:“我数闻璧而未尝见,试请观之。”主簿以授晖,晖顾召令史奉之。主簿大惊,遽以白就。就曰:“朱掾义士,勿复求。”苍既罢,召晖谓曰:“属者掾自视孰与蔺相如?”帝闻壮之以晖为卫士令。再迁临淮太守。数年,坐法免。

晖刚于为吏,见忌于上,所在多被劾。自去临淮,屏居野泽,布衣蔬食,不与邑里通,乡党讥其介。建初中,南阳大饥,米石千余,晖尽散其家资,以分宗里故旧之贫羸者,乡族皆归焉。后迁为尚书令,以老病乞身。

译文

朱晖字文季,南阳宛人。晖早年死去父亲,十三岁时,王莽失败,天下大乱,朱晖与外婆家人从田间进入宛城。路遇一群贼人,持白刃劫诸妇女,略夺衣服财物。昆弟宾客都惶恐,伏在地下不敢动。朱晖拔剑上前道:“财物都可拿走,诸母衣不许动。今日是我朱晖死的日子了!”贼人看他年小,其志很壮,笑道:“童子把刀收起吧!”就舍弃他们而走掉了。起初,光武帝与朱晖之父朱岑都在长安学习过,有旧交。等到光武即位后,找朱岑,这时朱岑已死,于是召朱晖做郎。朱晖不久困病离职,卒业于太学。性情矜持严厉,进止必守礼节。诸儒生称赞他品德很高。

永平初年,显宗的舅父新阳侯阴就仰慕朱晖的贤能,亲自去问候,朱晖避而不见。阴就又派家丞送礼,朱晖就闭门不受。阴就就听见了,叹息道:“真是有志之士呀,不要夺其气节。”后来朱晖做了郡吏,太守阮况曾经想买朱晖家的婢女,朱晖不答应,等到阮况死了,朱晖便送厚礼至其家。有人讥讽他,朱晖说:“从前阮府君有求于我,我不敢闻命,的确是怕以财货污辱了他。现在相送,表明我不是有爱惜之意。”骠骑将军东平王刘苍听说后而提拔他,很有礼貌地待他。正月初一天明,刘苍应当入贺。按照旧例,少府给玉石。这时阴就为府卿,贵而骄,官吏傲而不守法。刘苍坐朝堂之上,更漏将尽,而求玉石找不到,刘苍回头对掾属说:“怎么回事?”朱晖望见少府主簿手持玉石,就去欺骗他道:”我多次听说有壁玉而不曾见过,请给我看看。”主簿把璧给朱晖,朱晖回头召令史奉之于刘苍。主簿大吃一惊,连忙报告阴就。阴就说:“朱掾是义士,不要再求他了。”刘苍行礼已毕,对朱晖说:“属者掾自认为与蔺相如哪个强些?”皇上听说称其勇敢。后来当幸长安时,想严格调整宿卫,所以用朱晖作卫土令。再升为临淮太守。

朱晖好讲节操,有所拔用,都严厉执行。—些报怨之人,以义犯率,朱晖都替他们求其理,多得到生济。那些不义之囚,立即倒下。吏人对朱晖十分畏爱,作歌道:“强直自遂,南阳朱季。吏畏其威,人怀其惠。”几年后,因违法免去官职。

朱晖做官很刚直,被上司所忌,多次被弹劾。自从去临淮后,屏居野泽,布衣蔬食,不与邑里交往,乡党讥讽他不与众同。建初年间,南阳大饥荒,米每石值钱千余,朱晖全部分散家资,分给宗里故旧中的贫弱之人,乡族都归附他。后来朱晖升为尚书令,朱以老病请求退休。

注释①晖:朱晖,与张堪同为东***。②名称:名声,名望。③大学:汉朝设在京城的最高学府。④先达:指有道德、有学问的前辈。⑤赈赡:救济,周济。

4. 朱晖重信文言文答案

初,晖①同县张堪素有名称②,尝于太学③见晖,甚重之,接以友道,乃把晖臂曰:“欲以妻子托朱生。”晖以堪先达④,举手未敢对,自后不复相见。堪卒,晖闻其妻子贫困,乃自往候视,厚赈赡⑤之。晖少子怪而问曰:“大人不与堪为友,平生未曾相闻,子孙窃怪之。”晖曰:“堪尝有知己之言,吾以信于心也。”

(节选自《后汉书》)

注释①晖:朱晖,与张堪同为东***。②名称:名声,名望。③大学:汉朝设在京城的最高学府。④先达:指有道德、有学问的前辈。⑤赈赡:救济,周济。

1.解释下列句中的加点词语。

(1)晖同县张堪素有名称( )

(2)乃把晖臂曰( )

(3)举手未敢对( )

(4)子孙窃怪之( )

2.下列句子中加点词的意义和用法与例句相同的一项是( )

例句:欲以妻子托来生

A.属予作文以记之 B.晖以堪先达

C.以残年余力 D.故临崩寄臣以大事也

3.用现代汉语写出下面句子的意思。

晖闻妻子贫困,乃自往候视,厚赈赡之。

4.结合文中朱晖的言行说说他是个怎样的人。

《朱晖守信》阅读答案:

1.(1)一向,平素。(2)握,持。(3)答复,回答。(4)感到奇怪。

2.D

解析D.故临崩寄臣以大事也,“以”作副词,解释为“把”,与例句解释相同。

3.朱晖听说他的妻子儿女生活贫困,于是亲自去问候看望,并救济他们很多东西。

4.朱晖是个重信义(情义)的人,虽然口头没有答应张堪的嘱托,却铭记在心,在张堪死后,还是帮助他的家人。

译文:

早前,与(朱)晖同县的张堪一直很有名气,曾经在太学见过(朱)晖,很看重他,把他当朋友对待,握着(朱)晖的胳膊说,“准备把妻子托付给朱先生”。(朱)晖因为(张)堪已经是名人,所以只是拱手没有敢应承,之后(二人)再也没有见个面。(张)堪死后,(朱)晖听说他的妻子生活贫困,于是亲自前往探视,送去丰厚的钱款扶持。(朱)晖的小儿子颉很不理解,问到:“父亲您不和(张)堪为友,平生也没什么往来,我们实在觉得奇怪啊”。(朱)晖说,“(张)堪曾经对我说过知己的话,我铭记在心”。

5. 翻译

早前,与(朱)晖同县的张堪一直很有名气,曾经在太学见过(朱)晖,很看重他,把他当朋友对待,握着(朱)晖的胳膊说,“准备把妻子托付给朱先生”。

(朱)晖因为(张)堪已经是名人,所以只是拱手没有敢应承,之后(二人)再也没有见个面。(张)堪死后,(朱)晖听说他的妻子生活贫困,于是亲自前往探视,送去丰厚的钱款扶持。

(朱)晖的小儿子颉很不理解,问到:“父亲您不和(张)堪为友,平生也没什么往来,我们实在觉得奇怪啊”。(朱)晖说,“(张)堪曾经对我说过知己的话,我铭记在心”。

(朱)晖又和同郡的陈揖交情很好,(陈)揖死得早,有个遗腹子名叫友,(朱)晖常常怜悯他。后来司徒桓虞做南阳太守,征召(朱)晖的儿子骈做手下,(朱)晖推辞掉了对儿子的任命,转而推荐友。

(桓)虞感叹,于是招了友为官。(朱晖)仗义忠烈如此。

6. 翻译

朱晖字文季,南阳宛人也。晖早孤,年十三,王莽败,天下乱,与外氏家属从田间奔入宛城。朱晖字文季,南阳宛人。晖早年死去父亲,十三岁时,王莽失败,天下大乱,朱晖与外婆家人从田间进入宛城。遭遇群贼,白刃劫诸妇女,略夺衣物。昆弟宾客皆惶迫,伏地莫敢动。路遇一群贼人,持白刃劫诸妇女,略夺衣服财物。昆弟宾客都惶恐,伏在地下不敢动。晖拔剑前曰:“财物皆可取耳,诸母衣不可得。今日朱晖死日也!”朱晖拔剑上前道:“财物都可拿走,诸母衣不许动。今日是我朱晖死的日子了!”贼见其小,壮其志,笑曰:“童子内刀。”遂舍之而去。贼人看他年小,其志很壮,笑道:“童子把刀收起吧!”就舍弃他们而走掉了。初,光武与晖父岑俱学长安,有旧故。及即位,求问岑,时已卒,乃召晖拜为郎。起初,光武帝与朱晖之父朱岑都在长安学习过,有旧交。等到光武即位后,找朱岑,这时朱岑已死,于是召朱晖做郎。晖寻以病去,卒业于太学。性矜严,进止必以礼,诸儒称其高。朱晖不久困病离职,卒业于太学。性情矜持严厉,进止必守礼节。诸儒生称赞他品德很高。

永平初,显宗舅新阳侯阴就摹晖贤,自往候之,晖避不见;复遣家丞致礼,珲遂闭门不受。永平初年,显宗的舅父新阳侯阴就仰慕朱晖的贤能,亲自去问候,朱晖避而不见。阴就又派家丞送礼,朱晖就闭门不受。就闻,叹曰:“志士也,勿夺其节。”阴就就听见了,叹息道:“真是有志之士呀,不要夺其气节。”后为郡吏,太守阮况尝欲市晖婢,晖不从。及况卒,晖乃厚赠送其家。后来朱晖做了郡吏,太守阮况曾经想买朱晖家的婢女,朱晖不答应,等到阮况死了,朱晖便送厚礼至其家。人或讥焉,晖曰:“前阮府君有求于我,所以不敢闻命,诫恐污君令名。今而相送,明吾非有爱也。”有人讥讽他,朱晖说:“从前阮府君有求于我,我不敢闻命,的确是怕以财货污辱了他。现在相送,表明我不是有爱惜之意。”骠骑将军东平王苍闻而辟之,甚礼敬焉。正月朔旦,苍当入贺。故事,少府给璧。骠骑将军东平王刘苍听说后而提拔他,很有礼貌地待他。正月初一天明,刘苍应当入贺。按照旧例,少府给玉石。是时阴就为府卿,贵骄,吏慠不奉法。这时阴就为府卿,贵而骄,官吏傲而不守法。苍坐朝堂,漏且尽,而求璧不可得,顾谓掾属①曰:“若之何?”刘苍坐朝堂之上,更漏将尽,而求玉石找不到,刘苍回头对掾属说:“怎么回事?” 晖望见少府主簿持璧,即往;绐之曰:“我数闻璧而未尝见,试请观之。”朱晖望见少府主簿手持玉石,就去欺骗他道:”我多次听说有壁玉而不曾见过,请给我看看。”主簿以授晖,晖顾召令史奉之。主簿大惊,遽以白就。主簿把璧给朱晖,朱晖回头召令史奉之于刘苍。主簿大吃一惊,连忙报告阴就。就曰:“朱掾义士,勿复求。”阴就说:“朱掾是义士,不要再求他了。”苍既罢,召晖谓曰:“属者掾自视孰与蔺相如?”刘苍行礼已毕,对朱晖说:“属者掾自认为与蔺相如哪个强些?”帝闻壮之,以晖为卫士令。再迁临淮太守。数年,坐法免。皇上听说称其勇敢。(后来当幸长安时,想严格调整宿卫),所以用朱晖作卫土令。再升为临淮太守。 几年后,因违法免去官职。

晖刚于为吏,见忌于上,所在多被劾。自去临淮,屏居野泽,布衣蔬食,不与邑里通,乡党讥其介。 朱晖做官很刚直,被上司所忌,多次被弹劾。自从去临淮后,屏居野泽,布衣蔬食,不与邑里交往,乡党讥讽他不与众同。 建初中,南阳大饥,米石千余,晖尽散其家资,以分宗里故旧之贫羸者,乡族皆归焉。后迁为尚书令,以老病乞身。建初年间,南阳大饥荒,米每石值钱千余,朱晖全部分散家资,分给宗里故旧中的贫弱之人,乡族都归附他。后来朱晖升为尚书令,朱以老病请求退休。我说明一下啊我的是前面是一句原文,后面紧接这一句翻译

7. 朱晖不忘嘱托的文言文翻译 以及解词

太学学业结束,两人归家分手之时,张堪推心置腹地和朱晖说:你是一个非常自持的人,倘若哪日我身体不好,乘鹤仙去,愿把自己的身家与妻儿托付你!朱晖忙道“岂敢岂敢”,但心却非常感激,毕竟有人把自己当作生死之交,也是一件让人欣慰的事。

当时他们身体都很好,朱辉也没把张堪的话当回事,并没有做出何承诺。 之后,两个人因为种种原因失去了联络。

时光如水,没过多久,张堪便去世了。张堪为人为官,清正廉洁,家中少积蓄,妻儿生活非常拮据困难。

然正当他们为生活困窘发愁之时,朱晖闻讯赶来,向张堪的妻儿伸出援助之手。以后就不断地给张堪的家里资助,年复一年的去关心他们。

朱辉的儿子非常的不理解,就问朱晖:“您过去和张堪并无深交,为何对他的家人如此厚待与关心呢?”朱晖感慨道:“我和张堪只是彼此倚重、生死相托的朋友,这就足够了。”儿子更是纳闷:“既然你们是好朋友,怎么不曾来往?”朱晖道:“我与张堪虽来往不密,但是张堪在生前曾有知己相托之言。

他所以托付给我,是因为他信得过我,我又怎能辜负这份信任呢。况当时我嘴上虽然末置可否,心中却已答应。

初时张堪身居高位,自然不需要我的帮助。而如今他不在了,其家人生活窘困,我又怎能袖手旁观?”。

《南史·顾协传》:

协少清介有志操,初为廷尉正,冬服单薄,寺卿蔡法度谓人曰:“我愿解身上襦与顾郎,恐顾郎难衣食者。”竟不敢以遗之。及为舍人,同官者皆润屋,协在省十六载,器服饮食,不改于常。有门生始来事协,知其廉洁,不敢厚饷,止送钱二千,协发怒,杖二十,因此事绝于馈遗。自丁艰忧,遂众生布衣蔬食。少时将聘舅息女,未成婚而协母亡,免丧后不复娶。至六十余,此女犹未他适,协义而迎之。晚虽判和,卒无胤嗣。

字词翻译:

协:指顾协。 廷尉正:廷尉手下的属官。 襦:上衣。 舍人:官名,即中书舍人。 始来事协:起初来投靠顾协。事,投靠。 丁艰忧:亦称“丁艰”或“丁忧”,指糟父母之丧。

全文翻译:

顾协年轻时清正耿直有志操。刚开始任廷尉正,冬天衣服单薄,寺卿蔡法度对人说:“我愿意把身上短袄送给顾郎,恐怕顾郎难以接受别人送的衣食。”竟不敢将短袄送给他。到他任舍人时,同官的人都装饰房屋,顾协在官署十六年,器服饮食,不改以往的状况。门生有事来找顾协,知道他廉洁,不敢送他厚礼,只送他钱二千,顾协发怒,用杖抽打他二十下,从此有事找他的人再也不送礼。自父母去世后,便一生都布衣蔬食。年轻时已与舅舅女儿订亲,没有成婚而顾协母亲去世,服丧期满后不再娶她。到六十多岁时,此女还没有嫁给别人,顾协有感于她的情意而迎娶她。晚年岁结婚,终无子孙。

标签: #太守

上一篇胡打海摔是什么生肖_胡海啥意思

下一篇当前文章已是最新一篇了